第98节_娇瘾
炫书网 > 娇瘾 > 第98节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98节

  她还算好脾气地回了几条。

  八卦小天后周子衿并不关心沈姒并不严重的伤势,分享了几十条微博动态过来。她吃瓜都能手动添料,语音声情并茂地朗读了好几条热搜。

  [姐妹我觉得你要火!]

  [你今晚独占热搜前三,ylq顶流都很难有的牌面,你跳个舞就什么都有了。你真是老天爷追着喂饭吃。]

  #沈姒_洛神转世一舞惊鸿

  #沈姒救人

  #伴舞发文感谢沈姒

  [救命!谁能不能教教我,沈姒是怎么自带仙女滤镜的?]

  [每天问上1800遍,这张放在任何一个女团都能当门面的脸,这种在ylq能原地出道的业务水平,为什么不混内娱啊,我想给她投票打榜做数据。]

  [呜呜呜呜呜呜我们姒宝的美貌在发光!神的女儿在跳舞!]

  [现场的人必须说一句,小姐姐不上镜,本人比照片好看。]

  [披着小号说一句,她舞蹈功底是真强啊,我正主什么时候能有这样的业务能力!!!我一个粉丝每天操碎了心,看看人家,多么争气啊!]

  [这脸长的这小舞跳的,放在古代也是倾城倾国的水平。小姐姐真的是可以靠脸还有才华的典型代表。]

  今晚的热度,除了因为舞台上的一支《洛神》,还因为她救人。

  沈姒这才反应过来制片强调的“着重感谢”是什么意思。伴舞发文,节目组道歉的同时发布了她救人的视频,给她见义勇为买了个热搜。除了想分散自己失误的热度,也是在讨好她。

  [前排提醒不要指责其他袖手旁观的人,沈老师冲上去救人之后,他们也没有冷眼旁观。一开始舞台出故障,大家害怕情有可原,不能过分指责。但是沈老师的行为必须给我往死里夸!]

  [我哭了真的,姒宝人美心善,舞台上那么多人,就她一个人傻乎乎地冲上去了,万一摔下去怎么办?]

  [楼上姐妹说到点子上去了,舞蹈家受伤很有可能毁掉自己的职业。]

  [说起这个,之前某失格艺人粉脸大如盆,非说姒姒像她家正主,真xswl,我们姒姒不仅长相艳压,业务能力艳压,现在连品行都艳压失格艺人了。]

  [别cue她了,晦气,校园暴力法制咖,我一想起来就生气。]

  救个人就要昭告天下的架势其实不太好,不过沈姒救人时又没多想,自己问心无愧,也无所谓网上怎么发酵。

  底下实时热搜里的“沈姒的微博是什么”正在往上爬。

  沈姒刷了几条,难得心情好,不过她只喜欢跳舞,又不可能签个经纪公司拍戏接代言,也就没想待在热搜上跟人争热度,刷完也没太当一回事。

  从浴室里出来,发现齐晟在视频会议,她睡不着,跑到放映室里看电影。

  三楼放映厅的光线昏昧,只留了一盏落地灯,沈姒让阿姨送过来一堆小零食和果汁。影像投放到大屏幕上,映亮了室内的尘埃,有一种奇特的静谧感。

  沈姒无意间调开了一个云盘,视线触及一个文件,她指尖一跳。

  云盘里是大量的照片,主人公全是她,涵盖了她这三年来的所有消息资料,大学日常、实习期、毕业典礼、旅行、舞蹈巡演、戏园练习……

  沈姒点开了其中一张,稍怔

  夜色深浓,她一袭红裙,坐在会所前的台阶上发呆。

  好像是大四实习的时候。

  她在红枫实习时应酬,酒局上客户见色起意,十分难缠,期间对她动手动脚了好几次,她全部的耐心都用来抑制自己打人的冲动了。她倒是有本事脱身,但是订单怕是搅黄了。

  她又烦又气又担心,不过第二天对方客客气气把合同送过来了。

  她当然不会觉得自己走运到老天垂怜,天上掉馅饼。

  但她也从没想过,分开后齐晟还会关注她,甚至因为念旧情,看不惯别人欺负她,特地跑来处理这种小角色。

  很不合常理。

  这些年她不安分,确实是量仗着齐晟对自己的情分,但她从来不认为这点情分够他纵容到天长地久。

  按照他往日的脾气,按照她对他的了解,跟他对着干没什么好下场。稍不顺他心,他就能让人跪着求自己;折损他半分,他定要让人百倍偿还。

  跟他闹掰了,形同陌路都难得,她怎么可能期待他肯出手照拂。

  沈姒想的出神,又点开了几张照片,对照着记忆反复确认,才勉强相信

  分开的三年里,她怕是受了他不少关照,在不知情的情况下。

  她走得再远,也没离开过他的视线。

  有那么一瞬间,沈姒觉得很荒谬,就像拿错了剧本一样。

  齐晟要是真想她回来,照他素日里的行事作风和强盗逻辑,应该利用各种手段给她施压,让她走投无路,等到受不了再乖乖回去求他。

  然后他百般折辱,她抵死反抗,再互相折磨个几百回合。

  毕竟这些年他没干过几件人事,他的作派似乎只适合强取豪夺戏码,床上强行占有、床下强制刺青、拿她身边人威胁她。除非他厌了,没人能喊停。

  所以不该是这种——

  只要按在他身上,她就觉得十分诡异、甚至怀疑有诈的深情人设。

  原来他一直在啊。

  她收到惊喜时,她心情低落时,她遇到麻烦时……这三年她的每一天,他都了如指掌。所以回国之后的不期而遇,也许不是巧合,是他也想见到她。

  放映厅屏幕上的光折到她面上,抖落了奇特的光晕。沈姒抱着膝盖缩在沙发里,在黑暗中捂了捂心口,小心脏不受控制地扑通扑通狂跳。

  啊啊啊啊啊他真的好会啊!

  沈姒几乎压制不住心底的尖叫和小雀跃,直到她听到了熟悉的脚步声。

  她关掉了云盘,直勾勾地看向门口。

  齐晟一进放映厅就对上她的视线,轻轻一笑,“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有东西要送给你,”沈姒挪开了视线,没回答他这个问题,只是拂了下睡裙起身,主动牵他的手,“之前跟你说好的,换我送你东西。”

  齐晟垂眸,视线落在她握住自己的手上,任由着她牵,也不知在想什么。

  放映厅到藏室的距离并不长。

  沈姒一整晚似乎都很高兴,她掀开了钢化玻璃上的黑布,屈指在上轻敲了两下,“这是前段时间,我在港城苏富比拍卖行拿到的,送你的第一件东西。”

  沈姒的情绪变化,齐晟尽收眼底。

  德国发生雪崩后,她就主动了很多,但她今晚似乎更加热情。

  齐晟顺着她的话看了眼,有些意想不到,轻挑了下眉,“玉玺?”

  “对,”沈姒点了点头,将东西取了出来,“清朝乾隆年间的东西,白玉交龙钮‘纪恩堂’玺。”

  这枚玉玺是圆明园的旧物,往日藏于镂月开云的纪恩堂内。

  宝玺通体用的是温润的白玉,质地莹白细腻,光润可鉴,精雕细琢的龙张牙舞爪地盘旋在上,颇具傲然气势,低端是隽永清秀的蝇头小楷。

  “传国玉玺估计在秦皇陵陪葬呢,我是没本事找到了,”沈姒勾了下唇,“不过可以送你个替代品,这枚玉玺是拍卖史上估价最高的宝玺。”

  她有点惋惜,“要是真能寻到,那八个字送你,该多好听。”

  【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谁能拒绝这八个字?

  俗物配不上她的男人,他是她的天之骄子,值得最好的东西。

  齐晟摩-挲了下玉玺底端地刻字,不置可否,只微妙地弯了下唇角

  “还有第二样?”

  “第二件礼物不值什么钱,”沈姒迟疑了下,摸出一个小盒子推过去,“以前去寺庙求来的,据说是在佛像前开过光的东西,不知道灵不灵验。”

  她轻咳了声,“保平安的。”

  同心结玉佩。

  其实是求姻缘的。

  四年前沈姒去寺庙,鬼使神差地求了个卦,姻缘卦。

  寺庙殿堂之内,峰峦叠嶂间祥云缭绕,上方端坐了一座坐南朝北的观音像。沈姒按照规矩焚香、叩首,抬眸时无意瞥见了佛龛上的一道楹联

  问菩萨缘何倒坐,

  叹众生不肯回头。

  沈姒怔了一下。

  南城相逢以来,目的明确的利用似乎逐渐变了质,她想诱他上钩,自己却不可抑制地沉溺这段感情,明明怕痴心错付,又忍不住假戏真做。

  香火缭绕里,红尘欲海似乎都在佛光中沉寂,她突然明白

  有时候明知利弊,依旧心不由己。

  她把求来的同心结玉佩带回去,没好意思送,但后来分手也没舍得丢。

  现在不过借着机会,把以前不敢说的心思送到他面前罢了。

  齐晟沉冷的视线落在她身上,轻轻一掠,在她面上锁牢,眸色沉了沉。

  他一眼便知她的小心思,但没拆穿。

  “第三件礼物还在路上,两天后估计能空运过来。”沈姒靠在钢化玻璃上,大约是怕他寻根究底,她把第二件礼物匆匆略过,“不是什么顶级的东西,你别抱太大期待。”

  齐晟轻轻一哂,慢条斯理地拨动了下腕间的佛珠,意态轻慢又倦懒,“是不是花了你很多钱?”

  “你的兴趣爱好太烧钱了,我确实养不起。”沈姒无比真诚地看着他。

  古董这一行,开张吃三年,她倒不缺钱,但齐晟的烧钱水平——

  收集的超跑上千万到上亿,一块手表最低八位数,为了不住酒店、在全国各地甚至到国外买豪宅,私人游艇私人飞机私人航线私人海岛……

  正常人真供不起这个祖宗。

  “我养你。”齐晟轻笑,漆黑的眼凝视了沈姒几秒,抬手拨了下她的小脑袋,嗓音低了低,少见的温柔,“你有那份心就好,我还用不着一个女人来养。”

  他忽然靠近她,俯身而下,手上一捞将她整个人扛在了身上。

  一阵天旋地转。

  沈姒轻呼了声,慌乱无措间拽了下他的衬衫,“你干嘛?”

  齐晟抬手不轻不重地拍了下她后背,嗓音低哑又不稳,说了两个字。

  请收藏本站:https://www.xsww.cc。炫书网手机版:https://m.xsww.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