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节_娇瘾
炫书网 > 娇瘾 > 第86节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86节

  先不提疼不疼,谁会畜牲到把刺青刻在胸-口这种一言难尽的位置?

  回想起来其实有点让人发怵。

  刺青是某次争吵后,她离家出走没跑成,他在她身上留下的。

  虽然她那时候喜欢他,并不太抗拒刺青,但她哪里会答应这种位置?更何况当时气氛正僵,她不乐意,往日情侣间的亲密事,发生在这种时候,她只会觉得是一种折辱,他强行施加的折辱。

  她从剧烈挣扎到哭着求他,再到跟他冷战生闷气,他自始至终没什么触动,没给她一点反抗的机会和余地。

  似乎也是从那时候开始,她不再像刚被他带回来时那么无所顾忌,开始斟酌他的心思,悄悄掐灭了那些无谓的幻想,心安理得地借他的势力报仇雪恨。

  原本两厢情愿的故事,硬是被他搞成了一部强迫戏码。

  不过齐晟似乎格外钟情这个位置。

  往日她溃不成军时,他大多数时候衣衫齐整清冷自持,似乎不曾动过情,却会在挥汗如雨时低头吻过刺青。他半垂着视线,看那抹艳色在雪白的心口烧起来,近乎妖冶的昳丽,惊心动魄,过分旖旎。

  “我以为你要走,总想在你身上留下点什么东西。”齐晟的掌心贴上沈姒的面颊,拇指轻轻蹭了下,“可能当初太喜欢了,怪我从前不理智。”

  “可是别人都说,喜欢是占有,爱是克制和放手,”沈姒其实有点不爽,“我觉得你对我像包养关系。”

  “话不能这么说,姒姒,”齐晟捏了下她的脸颊,好笑道,“哪个金主受得了你的脾气?”

  按他最初的脾气,对势在必得的东西,喜欢就抢,得不到的就毁掉。

  其实三年前,已经不一样了。

  他有多少种方式把她留在身边,到底没有,她想走,他就肯放过她。

  “不过你要是还生气,我可以去纹一个你,”齐晟低冷的嗓音温柔下来,像晨曦拨开山间沉雾,像是在诱哄,“别跟我计较以前的事好不好?”

  沈姒的心脏像是被人不轻不重地攥了下。

  “敢情您会哄人啊,”她纤丽的眼轻轻一眯,模仿他平日的动作,勾他的下巴,似嗔似怪,“那你以前对我,怎么搞得像那种不正当的……权色交易?”

  “你能知道什么是权色交易?”

  齐晟轻笑,“你接受度那么低,我玩权色交易你撑不过一天,沈姒。”

  他漆黑的眼瞬也不瞬地凝视着她,低冷的嗓音前所未有的认真,“我没想过这么对你,至少到现在。”

  沈姒同样看着他,睫毛轻颤了下。

  本以为即将听到一段动人的表白,然而齐晟的眸色沉了沉,笑意加深,“不过既然想跟我在商言商,你想试试996还是715睡觉制?”

  “我想试你大爷!”沈姒隔着一层薄毯,没好气地踹了下他。

  他也不怕把自己累死?

  “怎么还玩不起了?”齐晟一把握住她的脚踝,手上一用力,朝自己拖了下,似笑非笑,“我又没提议007,再说你开多高的价我都付得起。”

  “别做梦了你。”沈姒轻哼了声。

  说话间,她突然搭上齐晟的肩,猛一用力,拽着他下沉,翻身反客为主。大约齐晟也没怎么反抗,她竟然轻而易举地得逞了,压在了他身上。

  沈姒居高临下地审视着齐晟,心情大好,纤眉轻轻一挑。

  “卑微的底层人民要起义了,齐晟,我要推倒你的暴-政。”

  她清艳的一张脸,艳色四起。

  齐晟轻眯了下眼,倏而允了一句“行”,一伸手将她拖近了点儿。

  轻笑声窜入沈姒的耳际,他的嗓音又低又哑,勾得人耳尖发麻,“那就坐上来自己动,今天讨我高兴了,我考虑听听你的痴心妄想。”

  饶是有心理准备,沈姒依旧被他轻佻浮浪的说法弄得面红耳赤。

  她忍无可忍地砸了几下他的肩膀,抬手捂住他:“说句人话行吗,三哥?你怎么那么变态啊!”

  齐晟任由她打,也不躲闪,只抬手牢牢箍住她,慢慢按了下去。

  沈姒扯着他衬衫的手一瞬间攥紧。

  薄雾一样的暗色里,满室的春色旖旎,气息甜腻。

  海岛上的婚礼主要分成两个部分,白天是常见的婚礼流程,晚上是正式婚宴和游轮舞会。本来一切都中规中矩,但伴娘团玩心大起,把婚礼“堵门”小游戏,搞得非常另类。

  院落外是顾家二小姐的赛车关卡,美色当前,成功让沈家那位和自家哥哥翻了脸;过了关卡,还要靠徐宴礼输入代码破解大门密码;上楼前还有一套小语种听力卷子……

  新娘许昭意一度怀疑这群小姐妹不想让自己结婚。

  “你能不能有点出息?”沈姒帮另一个伴娘整理了下背后的褶皱,好笑道,“哪有新娘子这么着急把自己嫁出去的?看他们费劲多有意思。”

  旁边几个伴娘跟着附和。

  “可是哪有‘堵门’提问外语听力的?”许昭意哭笑不得,“还是阿姆哈拉语,平时谁会学这个?我要结婚,又不是要参加高考。”

  室内的几个人正说话间,有风穿窗而入,掀起了半透的刺绣纱帘。

  随即是沉闷的重物坠地声。

  几个伴娘陆续抬眸。

  直升机的嗡鸣声压近,越来越聒耳,新郎梁靖川一手缠绕着绳索,一手卡着窗框,精准地降落在窗台上。他领带松散地挂在颈上,衬衫地纽扣松开一颗,懒散又轻慢。

  正端坐在床上的新娘许昭意怔了下,一上午的端庄优雅破了防

  “我靠,梁靖川你搞什么啊?”

  这话明显问出了所有人的疑问。

  新郎向新娘单膝跪地,像当初求婚一样,“跟我走吗,昭昭?”

  这只是一个象征性的提问。

  完全没给新娘回答的时间,也没给伴娘团反应的机会,梁靖川直接从窗口跳下来,几步走到许昭意面前,将人打横抱起,上了直升机。

  伴娘团的成员这才反应过来

  “谁的主意这么缺德?结婚当天让新郎带着新娘跳楼?”

  “这也太损了吧,婚礼搞偷袭?年轻人不讲武德。”

  从直升机上垂绳降落,特简单粗暴的解决方式,亏这票人想得出来。

  堵门真他妈堵了个寂寞。

  来不及阻止,露台又是一声。

  “你们才损行吗?”伴郎团之一的傅少则皱了下眉,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进门竟然还要赛车、考小语种听力、写代码,还让不让人结婚?”

  “真没你们损,好歹是婚礼,你们这种强盗作派,简直像——”

  沈姒趴在窗口看了半晌,才勉强找到合适的形容

  “挟持人质。”

  “挟持人质”的说法才刚出口,上方的直升机似乎又迫降了点儿。

  风掀起了沈姒鬓角的一缕发丝,吹散在空气里。

  沈姒诧异地抬眸。

  面前压下一道阴影,直升机下降后,舱门位置正对着窗口。齐晟就在她对面,在她毫无防备时,他伸手一捞,将她从窗口的位置抱了出来。

  他漆黑而沉冷的眼眸被前额细碎的短发遮挡住了些许。

  迎着朝阳,似乎擦亮了一簇光。

  初初燃起,便亮得惊心动魄。

  沈姒惊呼了一声,下意识地勾住了齐晟的脖颈,“你干嘛啊?”

  “既然是挟持人质,当然还要打扫战场,”齐晟将她抱到了自己的位子旁,撑在她身侧,漆黑的眼凝视了她几秒,“我缴获一下我的小战利品。”

  “小战利品”沈姒稍怔,耳垂后知后觉地发麻,好半天说不出话来。

  说起来也是稀奇。

  明明是强盗作派,从他嘴里说出来,莫名其妙有点儿撩。

  恍神的空隙里,齐晟靠她更近,手在她腰侧的位置摸索了下。

  “又干嘛?”

  沈姒身子往旁边侧了侧,怕他在众目睽睽之下就有什么过火的动作。

  不同于往日的阴鸷和沉郁,齐晟今天出乎寻常的温柔和耐心。他勾了下唇,将她的安全带系好,嗓音低而沉,“绑一下战利品,防止丢失。”

  沈姒偏开视线时轻笑了声:“无聊。”

  旁边已经有人看不下去了。

  “你们损不损啊?”梁靖川嘶了一声,觉得忍不了,“既然能直接迫降,为什么刚刚要我滑索?”

  一般而言,军队超低空作战状态,直升机可以迫降到5~50米的范围。

  但是这哥们刚刚看着他滑索也没吭声,谁知道他有这本事。

  “别不领情了,给你一个在新娘面前表现的机会罢了。”

  “大喜的日子为什么要计较这种小事?”

  “新郎当然要自动提升难度,太容易了不好玩儿嘛,”飞机主驾驶上的那哥们也跟着振振有词,“不然怎么让你体验到爱情来之不易。”

  这群损友嘴里恐怕没一句实话,除了那句“太容易了不好玩”。

  小楼上也是一阵混乱的声息。

  “我靠靠靠靠靠——抢新娘我们就忍了,怎么还有人抢伴娘!”

  “婚鞋啊!都忘了婚鞋了吗?”

  “要不然直接过流程吧,当然,红包还是分一分,只要钱足够多,婚鞋我可以考虑直接交出来。”

  “不行!伴郎团这么狗的操作,怎么能轻飘飘的放过?”

  “怎么,你还打算把人逮回来?”

  “当然不,我的意思是——

  得加钱。”

  请收藏本站:https://www.xsww.cc。炫书网手机版:https://m.xsww.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