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节_娇瘾
炫书网 > 娇瘾 > 第73节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73节

  齐晟嗓音沉沉地笑了声。

  他捏着她的下巴,一手拢过她的腰身,漆黑的眼瞬也不瞬地凝视着她,“不是说贵也不好用吗?”

  沈姒撞入他的视线里。

  算不上多高明的恭维,但她讨他欢心的时候很会说话,“你送的就好用。”

  这回答明显取悦了他。

  只是齐晟面上没显。他扫了扫她的字,漫不经心地评价了句,意态轻慢又懒倦,“你字和字的结构不对,怎么这么多年都改不过来?”

  话实在不太中听,他特像是来没完没了拆她台的。

  “你字好看,就你字好看行了吧!”沈姒这下不干了,面无表情地推了推他,赶他出去,“你能不能赶紧走?别在这儿给我添堵。”

  齐晟那手字确实漂亮,笔迹瘦劲,结体疏朗,断金割玉一般,意度天成。

  沈姒其实想象不出来他这种耐性看着不太好的人,小时候会有耐心待在书房里练字,而且他在很多方面都做到了极致,也不知道哪来的时间。这样的人简直不给别人喘息的余地。

  但他也不用在这儿欺负人吧?

  齐晟也不松开她,虚搭在她腰间的手一拢,他在她身后将她揽进怀里,右手顺势握住她,牵引着她挥毫,嗓音低了低,落在她耳边,漫不经心。

  “教你。”

  沈姒怔了下,没忍住侧头瞄了他一眼,下意识地微屏了下呼吸。

  从她的角度,往下,是他优越的喉结;往上,只能看到他五官的侧影和下颌线条,起转承合都浸没在薄薄的光线里,精致又流畅,让人心悸。

  太近了。

  沈姒薄瘦的脊背就贴在他怀里,能清晰地感受到他的心跳和温度,一下一下,十分有力。

  她整个人笔直地僵硬了,完全没心情关注他在写什么。

  “以前就教你,书法布局讲究计白当黑,笔不到而意到。”齐晟的嗓音倦懒又沉冷,低低地往她耳尖绕,“你看。”

  镇尺铺开新的一张,他握着她在宣纸上挥就,落下两行字。

  疏可走马,密不透风。

  沈姒的身子麻了大半边,耳根窜起一阵麻酥酥的痒。

  她有那么一两秒的走神。

  恍惚间有种回到以前的感觉,齐晟刚把她从南城带回来时,似乎特别喜欢在她身上下功夫,去哪儿都带着她。射箭、马术、滑雪、高尔夫,教到什么程度不一定,她总觉得他在自己身上找到了一种消磨时间的新乐趣。

  “想什么呢?”齐晟垂眸看她,下巴担在了她肩膀上,“僵得这么厉害。”

  沈姒不安分地动了动,淡道,“你握着我,我根本写不好。”

  面上分毫不显,她的心脏却不争气地活蹦乱跳起来,快要跳出喉咙,极力想摆脱这种奇怪的氛围。

  她无意地偏了下头,想从他怀里脱身,却在不经意间撞入他眼底。

  视线相接。

  沈姒直勾勾地盯着他看了几秒,纤长的睫毛轻轻一眨,心头微恙。

  受不住这种微妙的感觉,也受不住齐晟直白的视线,沈姒想转回去。结果下一秒,齐晟掐住了她的下巴,狠掰了回来,呼吸压了下来。

  沈姒的大脑宕机了几秒。

  她下意识地攥了下他的衬衫,适应了两秒后,才后知后觉地推他。

  齐晟完全没有理会她的反应。

  他一手捏住沈姒的下巴,撬开她的唇齿,辗转着深吻,一手撑在她身侧的书桌上,毫无空隙地占满了她整个人,不容分说的强势。

  要命,他突然发什么疯?

  眼见情景朝着奇怪的方向发展,沈姒条件反射地推了下齐晟的肩膀,被他捉住双腕,轻而易举地反剪在身后,牢牢按住,动弹不得。

  沈姒的小脑袋上缓缓地打出了一串问号,汇聚成一个大大的感叹号。

  她踩着拖鞋朝他的脚狠狠跺了下。

  齐晟反应地比她快,避闪的同时拂开桌面乱七八糟的物件,他手上一捞,直接将她抱上了书桌,完全是一副要把她按在这儿就地正法的架势。

  一沓张没被镇尺压住的宣纸,在她身后纷纷扬扬地散落。

  满地狼藉,一室的活色生香。

  直到寻找到换气的空余,沈姒往后仰了仰,没忍住骂了他一句

  “我还是个病人,你禽兽吗齐晟?”

  话音落下时,她身上终于一轻。

  冷冽的气息随着他压在身上的重量消失而淡去,齐晟放过了她。

  “嗯。”齐晟也不计较她骂自己,反而低笑了声,应得挺不走心。

  “谁让你勾引我?”

  他抬手扶住她的脸颊,轻拍了两下。

  话说得稀松平常,偏低的音色也微冷带沉,可他的动作轻佻又浪荡。

  沈姒耳根一热,面上烧了起来,半天没反应过来。

  靠。

  倒打一耙反咬一口也就算了,他居然还好意思调-戏她?

  “不过没关系,姒姒,”齐晟喉结上下一滚,整个人显得格外欲气。他漆黑的眼攫住她,捏住她的耳垂碾了碾,循循善诱,“传染给我,我不介意。”

  沈姒后知后觉,没好气地推开他,“谁勾引你了!你不介意我介意,我巴不得换个男人睡。”

  话音一落,周遭陷入沉寂。

  “你再说一遍试试,沈姒。”齐晟神态渐渐地沉了下来,转了转腕间的佛珠,语气沉静而寡淡,细听起来却阴恻恻的,“你想再试一次冰块和红酒?”

  他的视线像是有重量,在她身上一掠,便压迫得人几乎不敢喘息。

  “……”

  真有他的,还敢提温泉的事儿。

  不太好的回忆被他一句话勾起,沈姒脚下止不住地发软,下意识地往后仰了仰,想在桌面上后退。结果她稍微一动就被他一把拖了回来。

  齐晟捏着沈姒的下巴扶正,迫她仰颈看向自己。

  “跑什么?”

  凝视了她几秒,他倏地笑了一下,“不喜欢就玩点儿别的。”

  沈姒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你自己选,”像是得了趣儿,他的语气足够柔和,却是不容置喙的作派,不过几个字,直掀起她一身的战栗,“挨着试完,总能挑到你喜欢的。”

  他利落的碎发下,是一双漆黑沉冷的眼,看得她心惊肉跳。

  “或者,我今天把这几支毛笔用在你身上。”

  原本是随口一提,兴致却像是被这个不经意的念头掀动了。齐晟自下而上打量了眼她,视线在她面上锁牢,勾了下唇,“你想先试哪一支?”

  耳鬓厮磨间的撕扯和威胁。

  “你赶紧闭嘴吧齐晟,做个人行吗?”沈姒忍无可忍地推开他,面上红一阵白一阵,心跳的厉害,“你是变态吗?我都生病了你还欺负人。”

  绝了,怎么会有他这样混账的人?一句阳间话都没有。

  沈姒心里其实有点发怵。

  重逢以来,她就觉得这种相安无事相敬如宾的相处模式不太对劲儿。事实证明,他那份耐心、风度和少见的温柔,也就维持到她想走为止。

  也许齐晟这人就这样,看上了的东西,不管用什么手段都要搞到手。

  所以从温泉开始,他彻底不打算跟她废话了,看她低泣看她失声看她告饶看她沉溺,到最后也不肯放过她,从里到外地要,装都懒得装。

  他做不来君子端方。

  沈姒还不想死在这儿,至少不想连续两天死在他手里。

  怕他再做出点什么过火的事儿来,她都不敢在他面前多待。

  毕竟昨晚的余韵都没消散。

  她撂下一句我累了,绕开他转身就走,一刻都没停留。

  落荒而逃。

  其实这份担心也可能很多余,齐晟没动她,只看着她的背影勾了下唇。

  难说他什么心思。

  黑色衬衫的钻石袖扣早摘掉了,往上折了两道,他拨动了下手腕的佛珠,整个人透着股漫不经心的性感,跟往常的阴鸷和沉郁,格格不入。

  什么也没发生。

  一场低热烧了三天。

  可能是碍着她生病,齐晟终于良心发现不落忍;也可能他这两天忙,分身乏术,他没回来住,也没动过她。沈姒其实不太相信前者,但齐晟来回两次十小时的航班还能在温泉里把她折腾成这样,后者的可能性也不大。

  没什么精力折腾,沈姒顺了齐晟的意,罕见地宅了两天没出门。

  外面的风波逐渐平息,出了颜若的事儿,网上的评论重心转移,后续助理不汇报,沈姒没刻意关注。

  午睡时隐约颜家人闹着找过她,睡醒了助理只字不提,怕扰了她的清净,也是怕给她添堵。

  沈姒也没问,她对那家人的死活,实在不关心。

  她这几天就插花、品茶、翻他架子上的遗世孤本和名贵的瓷器。结果休息了那么长时间,她还是浑身倦乏,大白天还是昏昏沉沉地想睡。

  偏偏罪魁祸首跟个没事人似的,有事没事过来招惹她两下。

  沈姒在心里骂了齐晟三天。

  所谓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沈姒好不容易缓过来,约了许昭意逛街,正好聊一聊举办婚礼的海岛有哪些好玩的项目和美食,结果还没出门,她就被齐晟的秘书堵在了门口。

  “什么意思?”沈姒纤丽的眸子轻轻一眯,面上的笑意很轻地浮了一下,“我还不能出这个门了是吗?”

  “沈小姐,您别多想,”秘书面带微笑,对她依旧得体又客气,“您刚生过病,齐先生担心您出事,才让我跟着你。”

  请收藏本站:https://www.xsww.cc。炫书网手机版:https://m.xsww.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