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节_娇瘾
炫书网 > 娇瘾 > 第52节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2节

  沈姒略微诧异地抬眸。

  “这事儿以前被人压过,不过我打听到点消息,”律师点了点沈姒手里的资料,“颜若的父亲颜志南还有过一任妻子,家族联姻,结婚第一年颜志南就出轨了,他妻子林姝丹去南方度假修养,两人分居了大半年。后来颜志南应该是迫于颜林两家施加的压力,打算把人请回来,结果他妻子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自杀了。”

  沈姒的视线停留在林姝丹和颜志南一张远影的照片,微微蹙眉。

  话未说完,律师又递过去另一个文档袋,“我还查到点不同寻常的东西,我觉得你一定会感兴趣。看你经常给我送钱,免费透给你。”

  他也不卖关子,开门见山,“颜家现在的夫人调查过你。”

  沈姒抬眸,“什么时间?”

  “三年前,八月份左右。”律师公式化地开口,“不过挺稀奇,还没查几天,颜夫人突然叫停了。”

  的确稀奇,颜夫人在三年前找人调查她,颜若也是在三年前,闹着要见她,跑到鉴定机构找茬的。

  沈姒指尖一顿。

  停止委托的时间,正好在她生日宴和齐晟闹掰的那段时间附近。

  “这事儿赶巧了,她调查你是我朋友事务所接的案子。行业规则不能透漏客户信息,但既然是我无意发现,也不是我的客户,不算违规。”

  大量的信息搅和在一起,沈姒心底冒出一个古怪的念头。

  她半垂着视线,推开档案,“这事儿到此为止,我双倍支付报酬。”

  回去的路上沈姒将资料翻得七七八八,乱七八糟的想法冒了又冒。她没打算去印证自己的猜测是否正确,但得不到答案,她有点心不在焉。

  “你怎么了?”周子衿扫了她一眼,有些诧异,“脸色这么难看?”

  “也没什么,就是——”沈姒长睫一敛,低了低视线,“如果你有一个比较在意的问题,然后你发现,知道了可能会失望,但得不到答案好像又有点空落落的,你怎么办?”

  “我的选择对你来说没什么参考价值,”周子衿笑道,“我这人你还不知道?当然是怎么开心怎么来。”

  她有点好奇,“所以,到底是什么问题你这么在意?”

  “没影的事儿。”沈姒扯了下唇角,“算了,其实也不太重要,可能我今天有点庸人自扰了。”

  她去浴室调了下水温,听到周子衿奇怪地问了句,“小秘书今天怎么没来啊?我还好奇今天的惊喜呢。”

  “可能觉得没用,终于放弃了。”

  周子衿拉了下窗帘,趴在阳台窗口晃了一眼,比她还遗憾,“别啊,我就指着你围观一下爱情偶像剧,治愈一下被婚姻摧残的心灵了。”

  只一眼,她“咦”了一声,“楼下那个人,是不是三哥的啊?”

  “十二楼的高度,你眼神真好使。”沈姒不怎么信,还是过去看了一眼。

  漆黑如墨的夜色里,闪电割破了天际,骤然映亮了外面的环境。一瞬间的光亮勾勒出齐晟的身影,他在楼下长身而立,颀长的身影隐入黑暗里。

  沈姒动作一顿,直勾勾地盯着楼下,想起之前聊天时开的玩笑。

  [下周末下雨,你要是淋上一宿,说不定我会心疼。]

  他还真肯来啊……苦肉计?

  沈姒有那么几秒钟的恍神。她正心不在焉,手机弹出一条消息。

  [下来。]

  沈姒将小脑袋缩了回去,只当做什么也没发生过,“我去洗澡。”

  “你不下去啊?”周子衿微诧,抬头看了眼天色,“可是要下雨了。”

  外面的天色不好,比往日的夜晚还要沉,高楼大厦陡立在古怪的天色里,霓虹闪烁,有一种奇特的感觉。夜幕里都是漆黑一团的乌云,不断的有闪电划过,预示着大雨将倾。

  “关我什么事?”沈姒若无其事地朝浴室走去,“下雨他不知道躲?”

  她今天心情不好,不太想应对任何人人,刻意将所有事情抛诸脑后,没再想他。她安安心心地泡了个澡,几乎睡在浴室里,然后裹着浴巾,对着瓶瓶罐罐做了个细致的全身护理。

  等她从浴室出来,外面雨势大了。

  沈姒怔了下,看着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地砸进露台,隐隐有更大的趋势,“雨什么时候这么大了?”

  “十来分钟吧。”周子衿双腿盘坐在沙发上,惬意地剥荔枝。

  沈姒快步走到阳台,往公寓楼下晃了一眼,扫到楼下几乎没动的身影,呼吸一窒,“你怎么不告诉我啊?”

  “告诉你干嘛?”周子衿看她,莫名其妙,“不是你想让人淋雨吗?”

  沈姒张了张唇,一时之间想不到辩驳的话。

  她站在那儿,看着楼下的身影继续擦头发,越看越心惊肉跳,“要不然,你下去给他送个伞?”

  是不是苦肉计她不关心。

  但按齐晟的秉性,她要是能让他继续淋雨,他就敢让她付出点代价。

  “为什么我去?”周子衿睁大了眼睛,“我要是下去,不就说明我跟你一块看他淋雨吗?他对别人可没对你那样的好脾气,放过孩子吧,我不敢作这个死。”

  “那我怎么办?”沈姒跟她大眼瞪小眼。

  难道她告诉齐晟,好巧哦,我刚要出门就遇到了你。

  看你这么惨,送你一把伞?

  问题是她连他信息都故意没回,没什么可信度,倒像故意看热闹的。

  “你就说你心疼嘛,我看你挺心疼的,”周子衿笑出了打鸣的感觉,“认命吧姐妹,自己下去嘛。”

  沈姒闭了下眼睛,才摸出手机,深吸了口气,斟酌着字句补救:

  [才看到。]

  [外面还在下雨,你赶紧回去。]

  她这才捞起一件风衣,松松垮垮地裹上,硬着头皮拿伞下去。

  迷滢了雾气的雨夜,雨声将所有的喧嚣掩盖,齐晟颀长的身影立在对面,掀了掀眼皮,看她撑着伞朝自己过来,没主动搭腔,面无表情。

  沈姒顿住了脚步,看着他,突然有点儿心虚,还有一点儿……

  嗯,兴奋。

  还有什么比看一个高不可攀的男人心甘情愿为自己淋雨更爽?

  她好像下来得太早了。

  这种危险的念头,沈姒也就在脑子里想想,快步朝他走过去,一脸无辜、柔弱和心疼,“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不找个地方避一避?”

  齐晟微眯了下眼,“我怎么觉得你还挺高兴,好像很期待我淋雨?”

  “哪有?”沈姒缩了下肩膀,被他一眼看穿后有点底气不足,所以抬高了音量,“我这不是一看到,就心疼得下来送伞了吗?”

  “是吗?”齐晟冷笑。

  他握着沈姒的后颈,稍一用力,单手把人掐了过来,迫她仰头。

  “你干嘛?”沈姒惊呼了声。

  “故意晾着我淋雨,好玩吗?”

  “谁故意了?”沈姒挣扎着,磕巴了一下,“我又没看到你。”

  “你下次假装心疼的时候,应该把自己搞得惨一点,沈姒,”齐晟漆黑的眼瞬也不瞬地攫住她,气息沉沉,“我在外面淋雨,你在里面泡澡,全身护理完再下来,你觉得合理吗?”

  “……”

  分析得好有道理,他不会是看到她在阳台上冒头了吧?

  不等她理出个所以然来,齐晟晃了眼腕表的时间,掐着她的后颈,掌心稍微用力,就跟拎小鸡崽儿似的,一把拖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一小时三分十四秒,”他阴冷的视线自下而上在她身上一掠,轻笑,“你打算拿什么来偿?”

  第39章半日痴缠你上杆子找日

  “偿什么?”沈姒条件反射地瑟缩了下,好笑地看着他,“我都下来给你送伞了,你别乱来啊。”

  雨夜的冷意丝丝缕缕地袭来,黑伞之下,齐晟沉冷的眼凝视着她,握住她纤细的颈,轻轻摩-挲了下,感受到了她颈侧的跳动和紧张。

  “这不叫乱来,”齐晟轻笑,嗓音微哑带沉,“这才是。”

  猝不及防间,沈姒整个人被他一带,反手摔进了副驾驶座。

  雨伞陡然坠落,在地面溅起水花。

  画风突然朝着十八禁的方向飙,沈姒双手在身后撑了下,朝后仰了仰。

  她看着他,微微上挑的眼尾泛着红,艳得浓烈,“又不是我让你淋雨,谁让你玩苦肉计?”

  话音一落,阴影从她面前压了下来,清冽的气息在入侵她的领域。

  齐晟朝她倾身,遮住了她视线里所有的光,低头和她纠缠在一起。

  他在雨幕中吻了她。

  超跑外的雨势不减,冷风一吹,斜捎了一部分进来。齐晟单膝跪在副驾驶座上,一手箍住她的腰,俯身欺了上去,将她遮挡得严严实实。

  他捏着她的下巴,撬开她的牙关,又凶又狠又亲昵。

  沈姒大脑宕机了一秒。

  要命,玩脱了。

  光顾着暗爽了,她都忘了:他这人手段特别流氓,行径从来畜牲。

  沈姒在他怀里前后挣扎起来,推他的手摸到他身后冰冷的雨水。

  齐晟的动作从不温柔,锁着她双手反剪在身后,加深了这个吻。

  他终于玩不下去。在维也纳装了几天的温柔,压抑了不到一个月的脾气,什么隐忍什么尊重什么克制,全在这个雨夜撕扯开,原形毕露。

  他不再掩饰对她的念头和目的,强势到让人无路可退。

  直到她有些喘不上气,齐晟才松开了她,缓慢地直起身来。

  齐晟大半个身子还在车外,淋在雨中。他凝视着她迷离的视线,眸色深了深,拇指按在她唇上,自左到右缓缓碾压而过,动作十分欲气。

  “想我了吗?”

  沈姒微啜着气,终于缓过劲儿来。

  请收藏本站:https://www.xsww.cc。炫书网手机版:https://m.xsww.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