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节_娇瘾
炫书网 > 娇瘾 > 第46节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6节

  #颜若背景

  标题起的比较巧妙,包括内容和热搜导引都没敢明着提齐晟一个字,而是直指另一个人。

  但营销号和话题内已经有铺天盖地的猜测了,评论区里的每一条,几乎都带上了“颜若”的缩写甚至大名,还有隐晦的提到齐晟,猜测两人的关系。

  颜若的资源一直很好,早就有人猜测背景,先前爆出来的富二代人设还有人持疑,都说她背后有金主,这次算是给人提供了一个狂欢平台了。

  最不巧的是,这个女明星前两天的行程也在西欧。

  第34章翡色生翠他若看不上眼,也没女人敢往……

  [我操,什么情况?评论里怎么都在说颜若啊?跟她有什么关系啊!]

  前几天的珠宝秀周子衿也在,她分享微博照片给沈姒的时候,还没几个评论,后续发现评论已经彻底歪了的时候,想撤回都来不及了。

  周子衿本来就不喜欢颜若,逮着机会嘀嘀叭叭骂了她一顿。

  飞机降落在首都国际机场的空港,机场内人来人往,周遭有点吵,偌大的航站楼都是交谈说笑的人声和行李箱轱辘滚动的声音,隐约有回声。

  沈姒面无表情地往下翻了翻消息,底下基本都是周子衿的吐槽。

  [给爷看乐了,水花还没溅起来,她倒先贱起来了。]

  [真不愧是我最讨厌的女明星,颜若怎么不出来辟谣啊?]

  [上次她走红毯差点崴脚,有个男明星好心扶了她一把,当晚热搜还在预升位,cp粉还没开始舞,她工作室就火速辟谣了,这次是热搜都爆了一个小时了,她瞎了吗?]

  其实周子衿提过,颜若跟她有几分相似,不过当时沈姒没在意。

  现在热搜的乌龙也委实有点巧:热搜里的照片太糊,只能看到她侧脸的大致轮廓,颜若在珠宝秀当天又没露面,现在也一改常态没及时辟谣,基本上所有人都认定图里是颜若了。

  这边周子衿骂得难听,另一边热搜底下的评论一样腥风血雨。

  本来塌房瓜不算特别,但颜若的绯闻对象太有扒点,营销号发了半个小时就各大平台联动,粉丝控评洗地,对家吃瓜下水,还有一部分路人兴奋地看戏,迅速发酵成了热一。

  [散了吧散了吧,造谣的duck不必,颜若本来就是千金大小姐。图片里就算是颜若,人家不能是朋友吗?]

  [xswl,这年头都是粉丝替正主脸大吗?先了解下对面站着的是谁吧,那是yxh和渣浪都不敢明提的人,你家姐姐想爬床恐怕都排不上队。]

  [u1s1,对面站着的要真是那位,你家姐姐家里再有钱都得跪。]

  [谢邀,一张糊图就没必要造谣了吧,不一定是我们若若。]

  [颜若粉丝能别洗了吗?你家姐姐那垃圾演技,能火那么久,不靠伺候金主哪来的资源?]

  [既然cue到了颜若,那来看看颜若主演的玄幻爱情剧《桃夭》,5.1倾情上线,还有新综……]

  [草(一种植物),不看看什么背景你们也敢扒,小心一会儿号没了。]

  平时大家团结一致怼资本,也不至于说仇富,但遇到热搜评论大多是调侃或嘲讽,可明星热搜底下,下场基本无路人,都在激情看戏。

  评论区各家混战,乌烟瘴气。

  这都快挂了两个小时了,粉丝和黑粉还在互撕,边控评边疯狂艾特工作室账号要求解释,还有一堆吃瓜路人,热衷于扒渣浪不敢提的瓜。

  [别的瓜可以叫金主by,这瓜如果是真的,讲真,只能叫太子选妃。]

  [算了吧,资本玩女明星的有几个会zqsg领回家的?女明星撑死了能嫁豪门,这种圈子还招惹不起。]

  [所以不辟谣了吗?]

  [恐怕也不敢随便辟谣吧哈哈,万一说错哪句话,今晚就凉了呢?]

  沈姒坐在行李箱上刷完全部内容,脖颈都低得有点儿累。

  她抬手揉了揉后颈,按住语音键:

  “我刚下飞机,才看到。”

  “可能她不知道怎么发合适吧?听说明星传绯闻非常影响事业,有点脑子的话,应该不会故意炒吧?”

  “那怎么能一样?照片又不是去酒店,对她也没多大恶劣影响,等热度蹭够了,后续再来辟谣,她继续清清白白,还能顺便虐一波粉。”

  周子衿秒回了几条语音,冷笑着把颜若的后路给捋完了。

  “而且,跟没权没势的人传绯闻才叫影响事业,跟只手遮天的人传,那叫攀关系好不好!”

  “有几个人敢跑到三哥面前问跟这女的有关系没?只要颜若态度暧昧,沾了三哥的名,就能唬住不少人,至少这几个月她的事业会一路绿灯。”

  不提齐晟的家世,只提他本人,就已经是多少人都高攀不起。

  目前除了云锐搜索和近两年利用短视频杀出重围的晨星跃动,国内服务、运营、产品、电商、媒体资讯等领域基本被蓝核和君建二分天下了。

  网络视频平台都是这两大派系的。

  再说还有握着酒店、旅游、生物制药、航空航天等实体行业的华晟,圈内明星所在的经济传媒公司,基本都跟这几个派系沾亲带故,就算不是齐晟手底下直系的,也是有关系的。

  所以还真如周子衿所说,黑热搜随时可以洗白,机会千载难逢。

  “反正姒姒,你真得小心点儿,以我跟她接触的经验来看,她演技不行心机行,你退一步,她拿你蹭热度;你进一步,她坐在地上哭。”

  “我小心她什么?”沈姒声音很淡,“我不混娱乐圈,跟她又没有交集,八竿子打不着边儿的人。”

  其实没有现在的口吻那么平静,沈姒心里还是有点儿隔应的。

  顶着她的名和照片上热搜无所谓,但谁会喜欢有人跟自己长得像啊?虽然她还不至于为了一张脸仇视别人,不过多少有点儿别扭和排斥。

  “但是她顶着你的名占三哥便宜,你不生气啊?”周子衿替她不平。

  “这话别问我,”沈姒勾唇一笑,声音讥俏,“我跟齐晟都分手了,别人打什么主意或者跟他有什么牵扯,我都管不着,也不想管。”

  她的眸色淡了淡,说不出来什么情绪,“而且热搜挂了两个小时了,他如果不想,也没人敢往上凑。”

  女明星瞎了没不好说,但齐晟的人总不能也瞎了吧?

  蓝核和华晟附属公司里有好几家网络运营公司,舆情监测部门和公关部门又不是吃干饭的,这么长时间了,沈姒不信没人跟他汇报。

  如果不是他默许,手下的人不可能放任不管,热搜也不可能挂着。

  周子衿听出她的语气不对,迟疑了几秒,小心翼翼地问她,“你没问问什么情况啊?”

  沈姒给她打了一串问号。

  “我凭什么要跟前男友联系?”她冷笑了声,“关我什么事!”

  周子衿心说果然翻脸比翻书都快,在维也纳他俩根本不是这氛围,简直藕断丝连你侬我侬马上就要破镜重圆交颈缠绵了好吗?

  但她没敢,还很配合地转移话题,“那我们姒宝接下来有什么安排?”

  “当然是休息两天,”沈姒也跳过刚刚的话题,“我打算去师父那儿蹭饭,最好让她给我开个小灶,这段时间我快折腾废了,得找找状态。”

  她直起身来,活动了下微麻的小腿,一手推着行李箱往机场外走。

  机场的航站楼四周几乎都是大片的玻璃窗,折入冶艳而明媚的阳光,路过几家免税店走到出口,原本稀疏的人流开始密集,熙熙攘攘。

  路过珠宝柜台,店员正在卖力地向一位老太太推荐一款翡翠手镯,“您手里的这款镯子可是货头,奶奶,您诚心要的话,我就给您包起来。”

  沈姒晃了一眼。

  老太太不太像懂行的,被店员天花乱坠的描述忽悠完,真就打算买。

  可这价格,贵得有点儿离谱了。

  “春色不正的货头,原石是石头吗?”沈姒轻落落地撂下一句,“撑死了中四位,给个五千吧。”

  店员不爽地“我去”了一声,压低声音抱怨了句,“砸场子呢?”

  沈姒走入人潮,懒得再理会。

  国内这点儿风声早就传到国外了,不过总助没办法及时汇报。

  不合时宜。

  国外法院内沉寂和肃穆,除了主审团偶尔的提问和调解,只有双方律师你来我往的声音,氛围格外凝重,实在不是谈论这种话题的时候。

  齐晟坐在下方旁听了全场,有一搭没一搭拨动着腕间的小叶紫檀佛珠,摩挲着上面的牛毛纹。他意态始终松散,但面色沉冷,带着生人勿近的压迫感。

  总助斟酌再三,没有汇报。

  长达三小时的听证会结束后,法院的诉讼官司也差不多了,法官终于做结案陈词,这场旷日费时的反垄断官司,持续了六个月才走到尾声。

  出乎所有人意料,赢了。

  旁听位置的人正陆陆续续散场,压低了声音用德文交流这场官司。很明显,几乎所有人都为这结果吃惊。

  “真不可思议,这些年还没有敢跟立法机构杠上的人。6个月时间,居然真有人能打赢反垄断官司。”

  “那个年轻人的确了不起!”

  “赢了反垄断官司也没完,后面还有《证交法》,不然也不会造成几个国家秃鹰集结的场面了。”

  “放空的融券余额还得涨,过不了多久,空单量怕是要空前绝后。”

  “通知项目组,全额支付后停止买入现股,公布这部分仓位。”齐晟的嗓音略略往下压,倦懒却沉静。

  总助应下。

  正要说什么,原告位置的年轻人带领法务团队朝齐晟走过来,略微扬起的声音清朗,“半年假期。”

  “好说。”齐晟勾了下唇,应得也痛快,“确保最后一部分流通股买权拿到手里后,你的假期开始。”

  两人一起出了法院,交谈了几句。

  年轻人瞟了眼齐晟身后的总助,不疾不徐地提醒了下,始终矜贵又优雅,“你助理似乎有话要讲。”

  齐晟侧眸看了助理一眼。

  总助得到授意,才敢把话题摆上来。

  “国内那边出了点事儿。”他几句话就将热搜扯清楚了,“有人在维也纳偷拍了您和沈小姐,被营销号搬运后,评论基本都认错了人,以为是和沈小姐长相有点像的女明星,已经上了热一了。”

  齐晟微蹙了下眉。

  “女明星的经纪公司在第一个小时就联系说,已经草拟好了辟谣公告,但不敢私自发声明,要您过目,”总助公式化地叙述目前发生的所有事,“还有她工作室那边,问您有没有时间,她想请您吃饭,亲自向您赔礼道歉。”

  齐晟掀了掀眼皮,嗓音有点低沉沙哑,敲金击玉一般,“你觉得我喜欢看热搜挂着?”

  总助想说不是。

  按以往处理案例,这点小事也没人敢劳烦他表态,没上热搜砸点钱封口,上了热搜大不了炸号秒撤,前期发酵就掐死了。只是事儿一扯沈姒,就没人敢越俎代庖,齐晟跟沈姒又分手了,他们哪儿知道自家老板什么意思。

  请收藏本站:https://www.xsww.cc。炫书网手机版:https://m.xsww.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