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节_娇瘾
炫书网 > 娇瘾 > 第38节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8节

  这才符合齐晟这种疯批的思路。

  至于他现在装不熟的态度,规规矩矩的作派,反而让人不踏实。

  太假了。

  假到让她怀疑他随时会玩不下去。

  所以说过分了解对方真的会让人困扰,即使当初断得一干二净,但只要再次接触,一个动作甚至一个眼神,勾起来的都是藕断丝连的意味。

  明明都过去那么久了。

  车子一路驶向西棠胡同。

  挑礼物时间久了点儿,撞上了下班高峰期,燕京的路段堵得水泄不通。司机帮忙把大包小包的东西拎下来时,四下苍茫的暮色渐渐围拢上来。

  胡同口穿过一阵风,抖落了毛刺槐艳丽的花瓣,香气缠绕上来。

  “师父。”

  沈姒一踏入四合院,就直奔着一个身影跑过去,格外亲昵地抱了下。

  “没规矩。”苏老笑着骂了一句,还是伸手拍了拍沈姒的后背,“回来就回来,别买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我来蹭饭嘛,空着手来,要是被您赶出去怎么办?”沈姒吐了下舌尖。

  沈姒当初学戏,拜的师父是程派的苏桐云,也是一份奇妙的机缘。苏桐云生活在燕京,多年不收徒,当初因为一些私事去港城探亲,沈姒在公园遇到她,无心地模仿她唱了两句,唱功虽然不足,但颇有天赋,身段和气韵都初显灵气,苏桐云一眼就觉得她是好苗子,才破例收了个小徒弟。

  苏桐云绝大部分时间都献给了京剧艺术事业,严守音韵规律,唱腔婉转妩媚,但改编又能出新裁,是目前国戏界只能瞻仰的一座高峰。

  苏桐云一生无儿无女,脾气清高孤僻,平时十分严苛,大约因为沈姒辈分最小,也可能是因为沈姒的变故心疼,她对沈姒一直很亲和。

  四合院内还算清静,只有同门在,她跟几个师哥、师姐互相见过礼。

  院内的葡萄藤攀爬在架子上抽芽,满眼都是新生的绿意,下方的石桌上摆的也都是家常菜,脚边堆积着一些礼盒,还没来得及收拾。

  一时间,都开始各忙各的。

  沈姒在做饭这个问题上实在帮不上忙,被指使去抄佛经。

  “这是什么?”

  镇纸压住平铺的宣纸,还没来得及提笔,沈姒扫到一沓资料。

  有个师哥扫了一眼,“哦,这些都是应选《青衣》角色的女明星资料。

  有个导演来了四五趟,就是去年拿了奥斯卡的徐臻,想以师父为原型拍摄电影《青衣》,咱们师父那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肯定没同意。”

  他挠了挠后脑勺,笑道,“不过徐导聪明着呢,也算心诚,居然在水果台搞了个栏目,每周拿两天黄金时段宣传国戏,请师父指导和讲解程腔和水袖,硬是磨到师父应了。”

  徐臻的名字就是个活招牌,电影的投资和应选演员强悍得史无前例。

  从某种角度而言,不管效果怎样,确实是一种宣传国戏的机会。

  沈姒翻了翻演员资料和前几幕的剧本设计,兴趣寥寥。

  平时不追星,里面的当红一线和流量小花她基本不熟,最眼熟的反而是周子衿一直疯狂吐槽的颜若。

  颜若,跟她很像吗?

  沈姒盯得有些出神,也不知道是每个人都感觉不出现别人像自己,还是周子衿眼花了,她真没觉得。

  “其实依我看,不用选什么女演员,咱们小师妹的长相就不输女明星。”师姐将一梯笼螃蟹端上桌,笑道,“小师妹要是能演,连京剧指导都省了。”

  “别,可别,”沈姒将那沓资料扔下,也轻笑了下,“我的梦想是有一天成为一代宗师,虽然有点困难。”

  虽然离梦想有距离,但金钱的诱惑她都抵制住了,娱乐圈就算了吧。

  欧洲古典舞巡演一共安排了五个国家,最后一个目的地是维也纳。沈姒打算提前几天回去,订好航班,时间宽松了,还能调整调整状态。

  可惜有人不让。

  辰星和hn签约时,提了个奇葩地额外条件:今晚泰和集团在燕京举办商业酒会,希望沈姒到场。

  “我就说老姚那个死胖子怎么可能突然变卦,原来真是起了色心,”师姐在电话里将人一顿骂,“怪我,让你惹上个垃圾。合同我不签了,你最近也小心一点,我怕他贼心不死……”

  “我去。”沈姒轻落落地应道。

  师姐有点懵地“啊”了一声。

  “有钱为什么不赚?”沈姒倒是很平静,“你让他把合同带好。”

  没必要。

  就齐晟身上那股冷漠又疏离的劲儿,根本不像想要见到她;再退一万步讲,就算齐晟真想怎么着她,她就算躲到天涯海角也没完。还不如坦坦荡荡,最大不了再得罪他一遍。

  反正得罪他的事,她也没少干。

  不过事实证明,担心确实多余。

  泰和集团的酒会从开场到散场,一共四个小时,齐晟自始至终没有出现过,只在几个领导的发言稿里被提到。沈姒熬到散场,顺利签了合同。

  那个老姚看着确实像贼心不死,眼珠子一个劲儿地往她身上瞟。

  不过不太像见色起意,更像——

  盯着一棵发财树。

  次日,沈姒登上去维也纳的航班。

  中欧的山城风情浪漫,随处可见的巴洛克建筑奢华堂皇,小城内遍地是金雀花和郁金香,施特劳斯的金像旁有流浪汉在弹奏波尔卡的乐曲,维也纳的四月,春光浓似酒。

  连续几天的训练和彩排让人疲倦,eros今年发布了新款珠宝,在附近的油画院开秀,邀请了时尚杂志主编、明星、品牌vip会员,还有设计师的私人好友。因为首席执行官西蒙和沈姒的交情匪浅,品牌送来了邀请函。

  后日就要演出,沈姒也不想时刻紧绷着一根弦,傍晚抵达油画院。

  宴厅灯火通明,富丽的雕像、奇异古怪的曲面、强烈的色彩冲击,光影效果强烈,恍若一场巴洛克式建筑庇护下隐匿的完美风暴。

  开秀前的鸡尾酒会才刚开始,三三两两地凑在一起寒暄。

  一个蓝眼睛的外国年轻人在沈姒附近,和同伴低语了几句,朝她走过来,“你是哪个明星吗?”

  “不是。”沈姒弯唇一笑。

  “那你今晚有什么安排吗?或许我们可以一起。”年轻人朝她递了一张名片,“你有一种吸引人的魅力。”

  沈姒倒没想到会遇到这么直白的搭讪,纤眉轻轻一挑。她的酒杯碰了下他的杯口,但没接他的名片,“不好意思,我有安排了。”

  外国年轻人耸了耸肩,也没在意。

  沈姒轻抿了口酒,忽然顿住。

  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虚虚浮浮的光影里,她觉得有人正看着自己,视线如一阵汹涌而来的潮水,袭卷了她全身,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瞬间洞穿了心脏。

  几米之外,齐晟抖了抖烟灰。

  沈姒的手捏紧了酒杯,面上却看不出任何情绪,从容地回眸。

  视线对接的一瞬间,像是被烫到。

  齐晟漆黑的眼一寸一寸地打量着她,自下而上,眸底分明没多少情绪,但又压迫得人几乎无法喘息。

  他眼底难以言说的暗瘾在涌动。

  不受控制,也无法克制。

  沈姒勾了下唇,踩着细高跟朝他而来,一袭旗袍掐得她身段玲珑窈窕,翠彩发蛾眉,柳眼春相续,眼尾工笔画就一般,艳色四起。

  “三哥。”

  她攫去他全部的视线。

  似有一阵妖风掀过,直入三尺心房。

  第29章醉生梦死这点儿量,玩儿不死人……

  红灯绿酒,人声如潮,齐晟就这么看着沈姒朝自己一步一步走来。

  三面环山的维也纳,多瑙河穿城而过,绿意葱茏的森林环绕金碧辉煌的小城,红色的班车、灰白色的雕像、巴洛克式的建筑、鲜艳瑰丽的青黄瓦片,碰撞出时空倒置的错觉。

  只到他两米之外,沈姒停住。

  “不继续了?”齐晟掀了掀眼皮。

  沈姒无声地勾唇,直勾勾地凝视着他,什么也不必说。

  一寸秋波,千斛明珠觉未多。

  她生的这一双含情眼,当真能给她涨了不少好印象。

  是勾引,勾他心底的瘾。

  她太妖了。

  油画院外的鸡尾酒会,夜色浓深如墨,清冽的凉意随风而至。

  青白的烟雾升腾纠缠,隔着淡淡的一层,沈姒看不清齐晟的情绪,只觉得他的眸光正又冷又狠地锁着自己,一步一步慢慢靠近。

  这次换他入侵她的安全距离。

  沈姒身体本能地向后仰了下,被他倾身揽住了腰,手背抵在身后。

  “躲什么?”

  齐晟一把掐住了她的下颌,阻止了她挪开视线,迫她看向自己。

  “我怕你忍不住啊。”

  沈姒也没挣脱他的意思,将酒杯落到身侧圆桌上一推,红唇冶艳,媚眼如丝,“你刚刚那个眼神,都快把我生吞活剥了,三哥,”

  她含讥带俏地轻笑了一声,“你对前女友也没定力吗?”

  “你还挺看得起自己。”齐晟的面色阴郁,气息低沉地淡嗤了声。

  “我是信不过你。”沈姒纤眉一挑,语气十分无辜,话里藏了讥俏,“像我这种不谙世事的小姑娘,孤身在外很危险的,你占我便宜怎么办?”

  故作羸弱的把戏,她百玩不厌。

  请收藏本站:https://www.xsww.cc。炫书网手机版:https://m.xsww.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