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节_娇瘾
炫书网 > 娇瘾 > 第34节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4节

  现在看到这条手链,沈姒喉咙里像吞了一块碎玻璃,什么不痛快的都被勾起来了,越看越堵得慌。

  复合?

  她真是疯了才会想跟他复合!

  “扔了吧,我不稀罕。”沈姒语气冷淡地回了句,将手机撂到一边。

  波士顿初晨的薄光从窗外落进来,手机以一个奇怪的姿态卡在了沙发缝里,沈姒在原地站了几秒,平静地将手机捡回来,拨出一个号码。

  “你现在在燕京吗?”

  “正好,我之前不是拜托你整理国内的财产吗?麻烦你现在就带着东西去锦棠,把所有财产转回齐晟名下。”

  “这些年还占了他多少,一时半会儿算不清楚,你让他开个价,我可以给他打欠条,我一笔一笔还给他。”

  “处理得越快越好,不用询问我的意见,我不想跟他联系。”

  律师那边其实有点懵,他没听过转资产还这么急的。他在锦棠附近,但有私事处理,本来打算第二天去,被沈姒催得直接叫助理带上文件过来。

  他交代完助理,又跟沈姒确认了遍,得到了同样的回答

  “对,现在就去。”

  波士顿是清晨,燕京是傍晚。

  锦棠斑驳的大门上红灯笼高挂,在凛冽的冬风里晃晃悠悠,将暮色烫了一个洞,后院引温泉里入内,养着不合时节的海棠,常年不败,是一道奇景。

  周子衿跟沈姒聊完,没得到什么回应,就觉得两人没和好,也没多想。

  台上在唱折子戏,她在这里的包厢里,跟几个小姐妹小聚,喝完几盏茶,服务生敲门进来,低声跟她说外面有人请她出来,有两句话要问。

  周子衿莫名,出了包厢没几步,就看到了不太想看到的身影。

  “三哥?”

  暮色被高挂的灯笼晕开一抹红,灯笼下的身影挺拔端正。齐晟的五官硬朗冷峻,漆黑的眼视线深沉,周身像覆了一层雪,灯笼的暖色也化不掉。

  “回了什么?”

  “啊?”周子衿稍怔,没反应过来。

  “她回了你什么?”齐晟嗓音低沉,身上有种压迫人的气场。

  周子衿斟酌了一下,没敢说实话,措辞尽量委婉,“她说她不要。”

  她看齐晟的脸色不太好,以为两人又和好没成功,又拌嘴了,提议道,“你要不要去看看她?姒姒心很软的,今天除夕夜,没什么不能说开的。”

  心软?

  沈姒如果心软,就不会赶在除夕夜急着跟他划清界限了。

  齐晟也没跟她掰扯的意思,说问两句就真的只问了两句话。

  “订机票,我去美国。”

  总助怔了一下,迟疑着劝道,“今天是除夕夜,您要是为了追一个女人,连家都不回,老爷子恐怕会不高兴。”

  “订机票。”齐晟淡声重复了遍。

  “您真的不能去!”总助急了,“您之前做的事,已经让老爷子心生不满了,这些日子您堂兄天天拿您二叔的事卖惨,在老爷子面前变着法讨好……”

  “你想走人?”齐晟掀了掀眼皮。

  “我从毕业就跟着您,没人脉也没背景,是您一手提拔栽培的,今天的一切都是您给的,您就算辞了我,我也得说。”

  总助咬咬牙,心一横,硬着头皮继续,“您性子硬,不屑去做样子,这些年手腕强势确实能震慑手下,可在老爷子那儿已经吃亏了,老爷子还没宣布继承人,您真的一点都不在乎吗?”

  “会哭的孩子有糖吃”,这话放在哪儿都有用,无论是爱情还是亲情。

  人可能天生会心疼弱势群体。

  齐家用他,也忌惮他;就如同很多人敬他,畏惧他,其实也恨不得将他拉下来。齐晟这样的脾性,老爷子看顺眼了叫杀伐决断,是最适合的继承人;厌烦了就是冷血无情,毫无亲情观念。

  齐晟这几年把华南区掌控在手里,他确实有手段、有本事,但拿到这些还远远不够,华晟和蓝核的核心都在华东。

  蓝核资本致力于投资机遇,是齐晟自己拼下来的;华晟运营的是酒店、旅游、科技、传媒和生物制药之类的实体行业,这才是齐家的产业。

  华晟的确不如蓝核出名,可投资利益和风险是并存的,蓝核要想屹立不倒,需要华晟这种够雄厚的靠山,如果齐晟把两家公司实权都拿到手,蓝核和华晟就能建立一种新的循环模式——

  蓝核挖掘投资机遇,注入新鲜血液;华晟发展实体行业,提供稳定的资金链。

  如果能做到这一点,即使有一天蓝核决策失误,也能立于不败之地。

  连他一个助理都能想通的关节,齐晟怎么可能不知道?

  当初不选陶敏玉,如果齐晟能顺从家里安排,从李家或者俞家挑一个娶了,华晟是否到手确实无所谓,未婚妻门当户对,一样可以打造计划里的局面。可先前联姻他一个不要,跟脑子进水了一样,满门心思都是沈姒。

  那行,不要现成的就自己打拼。

  但他现在又因为这个女的,除夕夜连家都不回,就打算追过去。万一传出去,外面不知道要怎么议论,这种有辱家门的事儿,老爷子不被气死都难。

  齐晟真是疯了。

  “就为了一个女人,你连家业都不要了吗?”总助实在是理解不了,只觉得皇上不急太监急。

  他想不通沈姒哪里值得,门不当户不对,她对齐晟的未来毫无裨益。

  冬日白昼时间太短,夜色已经笼罩上来了,深浓如墨色。

  齐晟罕见地心平气和,任由助理冒死说了一堆,也没发作。

  只是他也没听进去。

  他连眼风都没掠过助理,直接抬腿离开了。

  总助见劝不动他,但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他也不怕死得更难看,“老爷子现在态度暧昧,如果想再立一个继承人跟您分庭抗礼呢?”

  他追了几步,“哥,我拿您当亲哥,您就一天都等不了吗?”

  “她不要我了。”齐晟停下脚步。

  总助也停下,怔怔地看着他。

  “什么叫欠我的都还给我?她就是想跟我划楚河汉界。”齐晟嗓音压得很低,不似往日阴沉,但很疲倦,“我放她走了,我已经尽量不打扰她了,可她一天都等不及了。

  我知道今天是除夕,她也知道。”

  他低笑了一下,“她就是不要我了。”

  总助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他没见过齐晟这样,从来没有。

  今年的除夕夜,太冷了。

  沈姒这一天过得十分安稳。

  如果说半年前生日宴不辞而别,她心里还在等一个解释;峰会后提分手,她只是想分开一段时间,重新梳理两人的感情;那她今天是真想开了。

  中午和朋友一起追完国内春节联欢晚会的直播,就一起去逛唐人街、看了会儿杂技、吃美食、看电影,在天台放仙女棒,去vr体验馆看宇宙星辰,最后一晚上在朋友开的酒吧里蹦迪。

  沈姒千杯不醉,但折腾上一天一夜,确实累了,五点来钟回公寓。

  留学生里有个学弟,一直坚持要送她回家。沈姒看得出来对方什么意思,可惜实在没感觉,笑着拒绝了,

  她自己叫了一辆车。

  抵达公寓楼下,她才发现这学弟够坚持的,一直还在后面开车跟着。

  “你还不走啊?”沈姒有点无奈。

  “我不放心你。”学弟挠挠头,不太好意思地笑道,“学姐你知道我这人不会说话,但是我,我真的对你……”

  他从车内拿出一束百合,“就是,你能给我一个机会吗?”

  沈姒从小到大最不缺的就是表白,因为这张脸,有不少人说过一见钟情。

  她心里没多大反应,轻笑了下,脑子里已经过了一遍拒绝的话,“不好意思,我现在真的没有谈恋爱的打算,而且我从不接受姐弟恋。”

  学弟看她态度坚决,话说得也坚决,明显失落了下,还是把花推到了沈姒怀里,“没关系,我可以追你嘛。”

  “欸?”沈姒话还没来得及说,忽然被强光照了一下。

  不远处车灯骤亮。

  刺眼的强光映得人眼里白茫茫一片,什么都看不清。周遭浓重的夜色直接被劈开,除了光亮,还是光亮。

  沈姒下意识地抬手遮了下。

  她微眯着眼,从缝隙里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朝自己走来。背立着车灯,他的身影完全融在了强光里,刺得人连轮廓都看不太清。

  但她知道,是齐晟。

  不等沈姒做出什么反应,齐晟一把拽住了她的手肘,将她从学弟对面扯开了。她一个趔趄,怀里的香水百合掉在地上,看着他踩了过去。

  那束百合花被他践踏在脚底碾碎。

  “我下飞机后,等了你一晚上。”齐晟嗓音喑哑得骇人,“沈姒。”

  尼古丁的味道很重,完全压盖住了他身上的气息。

  沈姒轻蹙了下眉,没说话。

  “你谁啊?”学弟皱了下眉,上前就要拉扯,“你赶紧放开她。”

  齐晟眸色沉沉地睨了他一眼。

  沈姒太了解齐晟的脾气,怕闹出什么事儿,隔开了两人,转头对学弟说道,“我有话跟他说,你回去吧。”

  学弟还是迟疑地看了眼两人,欲言又止止言又欲,似乎不放心。

  “你走吧。”沈姒又重复了一遍。

  等人一走远,周遭的氛围彻底冷下来了,死一样的沉寂。

  “你有什么急事吗?”沈姒抬眸,心平气和,“是律师谈得不合你心思吗?你可以找他再谈,我都可以接受。”

  齐晟朝她过来的时候,眸色是阴鸷的,薄唇是紧抿的,一身杀伐气,分明是等得耐心告罄,又被惹火了。但他在她面前偃旗息鼓,只说了三个字

  “对不起。”

  “什么对不起?”沈姒怔了下。

  “不管你是因为什么生气,对不起,”齐晟的语气软下来,姿态低到像乞求,“我知道我不够好,姒姒……”

  请收藏本站:https://www.xsww.cc。炫书网手机版:https://m.xsww.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