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节_娇瘾
炫书网 > 娇瘾 > 第3节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节

  沈姒怔了下。

  原本设想好的对呛偃旗息鼓,她沉默了两秒,靠向他肩膀,难得想顺势下个台阶,“其实我只是——”服软的话还没说出口,她忽然从他身上嗅到了细微的香水味:

  晚香玉和白麝香的浓郁退却,了剩一点似有若无的余韵。

  沈姒蓦地截住了话头,像是突然清醒过来一样,轻嘲:“那就分手好了。”

  “你说什么?”齐晟掀了掀眼皮。

  他这人耐性向来不好,很少迁就别人。放在往常,沈姒也许会见好就收,不过此刻脾气占了上风。

  “何必呢?”沈姒很冷静地反问。

  她顿了一下,越想越可笑,“反正多的是比我识趣的女人,她们比我更懂怎么奉承你,上赶着换花样讨你欢心。您大可以换个听话的,真用不着将就我,反倒惹得自己不痛快。我也不介意给她们腾——”

  话根本来不及说完,齐晟一把掐住她的下巴,虎口抵在她的唇上,收紧的指骨关节扼得她说不出话来。

  “沈姒。”

  齐晟看着她,嗓音压得很低。

  他捏她下颌的手加重了力,眉眼间积的都是阴沉,“不识趣也该有个限度,你怎么就是学不乖呢?”

  第3章鸽血刺青他亲手刻在她身上的印记

  周遭的空气像被冻住了,撕扯不出半分喘气的空余。

  看惯了齐晟阴晴不定,沈姒其实比谁都清楚他的秉性:即使他不用强迫的姿态逼她就范,也有千万种更阴损的手段让她“心甘情愿”地妥协。所以不是不识趣,她只是不太乐意服软而已。

  沈姒纤长的睫毛轻轻一颤,在他变得更阴沉之前,挪开了视线,瞧不出什么表情,似乎比往日乖顺一点。

  但这份顺从只维持了短短两秒。

  没有任何征兆地,沈姒突然对准他的虎口,狠狠地咬了下去。

  齐晟闷哼了声,手劲一松。

  他施加在她下颌的力道不小,压出一道印,在白皙的面颊上触目惊心。而沈姒以牙还牙,在他虎口出留下一个清晰的牙印,隐隐渗出了血痕。

  沈姒舔了下唇,不合时宜地轻笑出声,“您说对了,我就是学不乖。”

  齐晟的脸色阴沉得快滴出水来了,沈姒却还有心情继续招惹他。

  “所以我不是真心实意地劝过您吗,三哥?换个听话的,”她勾着他的领带,漫不经心地在指间绕了两圈,然后整个人柔若无骨地倾向他,呵气如兰,“是外面的女人不够多,还是不够好,让您铁了心在我这儿自讨没趣?”

  话音落下的瞬间,沈姒被齐晟掐着脖颈狠狠按进沙发里。

  阴影落下来,将她遮了个严实。

  齐晟冷笑,视线自下而上一掠,轻佻又散漫地审视着她,嗓音低哑得厉害,“你是真欠收拾,沈姒。”

  沈姒后知后觉地意识到情势不太对,瞪了眼他,“齐晟你有病啊。”

  她稍微动了下,就被他锁住手腕一拢,牢牢按在头顶,然后整个人都陷了下去,完全没有挣扎的余地。“别碰我”这三个字甚至没来得及说出口,她听到刺啦一声,旗袍的前襟盘扣珍珠崩落,被他扯散了大半。

  她心口的纹身隐隐浮现。

  s字型的腹蛇口衔花枝,随着体温上升,刺青纹路越来越清晰,瑰丽的红山茶如火如荼,映衬她盈白如玉的肌肤,春光乍现,冶艳入骨。

  鸽血纹身。

  他亲手刻在她身上的印记。

  “躲什么?”齐晟单手钳制住她,气息沉沉,“我又不是要剥你的皮。”

  毫无疑问,她那点力气只是徒劳。

  兴致烧起来往往只需要一瞬间,他根本没给她回绝的机会。

  眼看局面正要朝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客间的门突然被人轻敲了两下,“砰砰——”

  “老板,您之前和段总约好的电话会议定在七点钟,”助理等在外面,试探性地问了句,“那边在等您……”

  “让他等。”

  沈姒下意识地微屏住呼吸,很想让他滚,但没敢出声,也没敢动。

  “段总说有您感兴趣的东西,”助理不太敢杵在这儿,迟疑了几秒,硬着头皮继续,“请您务必过目。”

  齐晟身形一顿,微微蹙了下眉。

  沈姒顺势用力挣开了他,几乎从沙发上摔下来。她抬手拢住散开的领口,一连后退了好几步,视线慌乱地往外瞟。整个过程十分迅速,避之不及。

  “你忙吧。”沈姒轻咳了一声,只觉从面颊烧到耳垂。

  待在齐晟身边两年多,她很多本事和手段都是他亲自教出来的。平时耳濡目染,再联系一下近期的新闻,她差不多能猜到,这通电话的内容和近期风波不断的南城有关。

  齐晟掌权的这几年,蓝核资本势头很盛。在陆续将海陆空运输、生物医药、酒店、旅游项目收入囊中后,蓝核又将手伸向了科技领域。年初投资的速芯国际在港城联合交易所上市后,又登陆了申城证券交易所的a股科创板,以65.84元/股的发行价开盘,它在齐晟手里运转了不过两个月,市值飙升到上千亿,掀动了一场半导体领域的地震。

  速芯后续的发展需要新的设计与研发技术支持,蓝核资本自然对掌握闪存和低功率处理器技术的宏煊和恒荣势在必得。在两个月的拉锯战里,宏煊的收购已经开始走流程,相持不下的恒荣电子出现了严重的高层丑闻。

  这场公关噩梦是个可利用的机会,竞争对手又想借机踩上一脚,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恒荣手里的研发技术。

  如今各方势力暗流涌动,她知道他没空跟自己耗。

  她也巴不得赶紧走。

  不过刚转过身,沈姒就被齐晟牢牢锁住腕骨,重新一把扯了回来。

  沈姒在他怀里抬眸,薄瘦的脊背僵得笔直,心跳得实在厉害,“干嘛?”

  “你刚刚不是很伶牙俐齿吗?”齐晟漆黑的眼攫住她,拇指贴着她的脸颊一寸一寸滑向耳垂,近乎凌迟,“那就坐上来,慢慢说。”

  他的眸底漆黑一片,攒动着难以言说的暗瘾,淡淡的,却格外汹涌。

  沈姒看着他,忽然有些怕了。

  她苍白了脸色,“不要。”

  客间的窗还开着,舷灯正红绿交替,隐约能听到海浪翻涌的声音。远处三面环海的港城霓虹闪烁,淹没庸碌人潮,寸寸都在纸醉金迷的夜色里销融,仿佛凑近点,就能嗅到金钱的味道。

  沈姒觉得自己快要疯了。

  …………

  电话会议还是因她推迟了整整一个小时,沈姒裹着齐晟的外套睡得昏沉。

  她隐隐约约听到了什么“综改审批试点”和“监管政策”,还有一长串财务汇报,但无暇思考。持续升高的体温烧得她心口的鸽血刺青越发清晰,沈姒感觉到他的拇指擦掉了面颊上薄薄的细汗,沿着他进犯过的痕迹,一直划到刺青附近。

  沈姒难耐地偏开头,微微上挑的眼尾工笔画就一般,稠艳流丹。

  “没变成金钱的数字就还是没用的数字,我不在乎这点效益,在审计介入之前,去查恒荣这两个月有没有异常的资金流动,”齐晟凝视着她迷乱的眼和微张的红唇,声音沉稳,绕着她的发丝把玩,“如果何家荣敢和君建的人接触,就让新闻发酵得更快一点。”

  沈姒眸底起了一层雾气,无意识地将侧脸贴向他掌心,软软地抱住他。

  齐晟的眸色暗了几分,“通知公关部和法务部跟进,”他拢过她的腰,将她抱进了怀里,捏着她的下巴迫她回视自己,“两天之内,我要听到好消息。”

  四目相对。

  沈姒根本不敢看他的眼睛。

  夜色已拢上来,休息室内没开灯,只有一缕光亮从窗口折进来。骤然的冷意让沈姒清醒了大半,她有点委屈地伏在他肩头,不可抑制地软下去,声音带着一丝难以描摹的媚色。

  “齐晟。”

  电话会议突然被挂断了,齐晟掐了下她的腰窝,眼底漆黑了一片。

  沈姒茫然又不安地眨了下眼。

  然后毫无征兆地,齐晟在下一秒又凶又狠地压上她的唇,以吻封缄。

  原本就因她推迟一小时的电话会议,这次直接因为她结束了。

  通话前后不过十分钟。

  沈姒忍不住想,对方会不会觉得莫名其妙甚至想骂人,但很快她就思考不下去了,浑身紧绷得不行。像有一团火在烧,将她所有的思绪和意识烧了个干干净净。

  那一刻颠簸起伏的光影,远胜外头港城的灯红酒绿。

  记不清楚是什么时候结束的。在快要失去意识时,齐晟捞起她陷下去的腰身,俯在她耳边,压低声音笑了句“忍得这么辛苦”。然后绵长而强烈的余韵未散,她又被按在立镜前继续新一轮。

  他虚伪的关心让沈姒对他变态的程度有了新一层认识。

  沈姒连骂他的力气都没有。

  东方天色渐明,海天一色间旭日勾勒云边,晴光万丈。

  迷乱的夜晚总是显得格外长,沈姒几乎没怎么睡。齐晟这人手段刁钻喜好变态,存心不让她好过时,她就越发生死不能的难捱,后来好不容易昏昏沉沉睡过去,却怎么都不安稳。

  醉生梦死,大梦一场。

  第二日醒来后,沈姒足足花了五分钟才勉强坐起来。

  室内燃过一程香,掩盖了欢纵后的甜腻味。枕侧早已空无一人,沈姒揉了揉后颈,难以言说的感觉侵袭全身。她深吸了口气,“禽兽。”

  习惯性扫了眼时间,她手机里多了十几条未接电话和语音消息。

  “姒宝,古董珠宝展都快结束了,你人呢人呢人呢?”

  “我可是翘了约会来陪你,姐妹儿,你不会鸽我吧?”

  “风萧萧兮易水寒,青青等你大半天。别怪我没提醒你,春拍已经开始了,我可不会为你花这个冤枉钱。”

  ……

  “我靠,这人谁啊?上来就双倍抬价,年龄人不讲武德。”

  “完了,《灵山空水》恐怕也保不住了,两百多万的画愣是被这个二傻子多抬了个零,我真是瑞思拜。”

  “呜呜呜呜呜我尽力了,姒宝,你看上的两幅画都没了。二楼买家可能是个富得流油还脑子进水的变态!”

  沈姒听完十分平静,甚至还能反过来安慰对方,“算了,也不是什么大事,价格抬得高也说明我眼光好嘛。”

  这点小小的打击根本不值一提。

  只有齐晟这种百忙之中都不忘抽空折磨她的“二十四孝男友”,才是她人生路上最大的绊脚石。

  沈姒扯过床单一拢,边腹诽边下床,结果没踏出半步,脚下突然一软。

  她差点没站稳。

  请收藏本站:https://www.xsww.cc。炫书网手机版:https://m.xsww.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