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节_娇瘾
炫书网 > 娇瘾 > 第23节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3节

  她是真能耐啊。

  “老子他妈稀罕这点儿钱?”齐晟冷笑了声,烦躁地把刚点的烟掐了。

  “我上回就说沈姒被你带坏了,”这次傅少则彻底笑抽了,“我还以为你就图一新鲜劲儿,这下好了,她跟你学出来的本事都用来治你了。”

  “是挺新鲜,能让老三人财两空的女人,我也头回见。”顾淮之也笑。

  病房里几个人都没绷住,但玩笑话还真不能全往外吐,热闹看到这份儿上,氛围隐隐不对,倒没人敢继续拿这事触他的霉头了,三三两两地起身告辞。

  总助走不了,这几天被折磨的突突起跳的心脏,让他都想给自己开点速效救心丸。他硬着头皮立在一旁,又递过去一张字条,“还有第二张。”

  【知道你不稀罕这点儿钱,反正也好聚好散不了,那我一分钱也不会还你。

  咱们山前别相见,山后没相逢。

  后会无期。】

  齐晟半眯着眼,舌尖抵了抵后槽牙,笑了,“她人现在在哪儿呢?”

  第18章唇红齿白金风逢玉露

  “柏林。”总助眉眼低垂汇报道,“不过八月底开学,沈小姐已经订了去美国的机票。”

  病房内十分安静,空气像是寸寸凝结了,听不到多余的声息。

  总助也是个机灵的,察言观色后补上句,“一小时后燕京去波士顿的航班,落地时间比沈小姐早十五分钟。”

  齐晟掀了掀眼皮,目光沉冷。

  难以言明的压迫感压在他肩上,总助呼吸微窒了下,掌心微汗。

  刚刚的话确实僭越了,揣摩上司心思可以,但决不该自作主张说出口。好在齐晟也没说什么,总助眼观鼻鼻观心,放下文件就退了出去。

  走廊里充斥着消毒水的气味,正打算过来擦药的护士迎面过来。

  快走到拐角,他身后一声惊呼

  “病人呢?”

  总助眉心跳了跳,三步并作两步往病房跑,回到特护病房门口,和外面看守的几个人面面相觑。

  病房内空荡荡,只有正对面的推窗大开,冷风灌了人满怀。

  病床上哪儿还有人呐?

  “少爷,”旁边看守的哥们挠挠头,难以置信,“少爷不会跳楼了吧?”

  总助听得心惊肉跳,几个人快步冲到窗边,往下探了一眼

  人来人往,一切正常,就翻了阳台,不是什么跳楼自杀事故现场。

  “没事,”总助轻咳了声,沉着地胡说八道,“应该是锻炼身体,过段时间就回来了,不必惊扰老爷子了。”

  这他妈是十九楼啊!

  虽然特护病房之间有阳台,不算危险,可看着很惊悚啊!

  而且齐老爷子禁齐晟足,火都没消,虽然他出主意去追,可人真走了,他们几个人怎么交代也是个问题。

  几个人对视了下,不约而同地达成默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与此同时。

  旁边阳台一声沉闷的坠地声后,床上的病人错愕地看着一个年轻男人,堂而皇之地翻窗进来。

  他理了理袖口,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光明正大地走出病房。

  病人后知后觉一声尖叫。

  波士顿的秋天微冷,宽阔的街道两旁是红砖绿瓦的小屋,残余的绿与新生的红交替,秾艳而绚丽。机场内人来人往,说笑声和行李箱轱辘滚过的声音混杂在一起,十分喧闹。

  vvip私人休息室里,大屏幕正转播通道行人状况。

  齐晟在这里等了半小时。

  从柏林到波士顿的航班在十五分钟前落地了,但直到最后一个人离开,他也没见到想见到的身影。

  “人呢?”

  齐晟身体微微前倾,手腕闲散地搭在膝盖上,屈指扣了下桌面。

  秘书起了一身冷汗,跟工作人员沟通过后,轻声解释道,“机场这边刚刚询问过柏林勃兰登堡机场,那边回复说,沈小姐确实在机场过安检了,不过在最后一刻没登机。”

  齐晟身体往后仰了下,面上看不出多少情绪,“学校呢?”

  “十五分钟前,沈小姐已经和导师请假了。”秘书几乎不敢看他。

  空气在一瞬间冻住了。

  燕京到波士顿没有直达航班,在芝加哥转机后,整整二十个小时。

  他浪费了一天时间,在这儿又耐着性子等了半小时,然后她没来,还卡着点告诉他白来一趟。

  她是有多不想见到他?

  看来沈姒太了解他了,她拿自己对他那份了解,耍了他整整一天。

  “咚——”

  齐晟把手里的岩石杯撂下了,往外一推,冰块和玻璃相撞。

  他眉间攒着一缕淡淡的阴翳,眼是冷鸷的,唇是紧抿的,自始至终没什么过激的话,只起了身,嗓音淡而沉地低笑一声,“很好。”

  秘书一个字不敢说,心惊胆战地跟在他身后,听到他微冷的嗓音

  “回国。”

  燕京这几天都处在低气压。

  为了陶敏玉那点事儿,齐老爷子一时震怒,砸了齐晟几棍子,让他在医院待着反思;本来都是小事,结果老爷子气都没消,当天齐晟就翻窗走了,回来就被削权,关了一个月禁闭。

  停职归停职,蓝核和华晟的部分实权还握在齐晟手里。所有人战战兢兢,中高层跟着受罪,生怕被挑出什么过错,撞到齐晟的枪口上。

  齐晟这人平时就杀伐气重,现在更是阴鸷得没一点人情味儿了。

  不过除此之外,一切如常。

  他这样的脾气,没人敢犯他的忌讳。虽然先前还有人敢拿他和沈姒开两句无伤大雅的玩笑,但现在苗头不对,都不约而同地对“沈姒”这个名字三缄其口,就当没出现过这个人。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了,一转眼,便溜到了冬天。

  燕京下了今年第一场雪。

  新雪清冽而明净,慢慢覆盖了整座城市。乾承会所私密性很高,入口偏暗,只有少数人知道,一辆黑色的hennesseyvenomgt停在外面。

  一楼酒吧的音乐声震耳欲聋,香水气息和烟酒味冲撞,让人昏昧。

  包间里已经有五六个人在了,都是一个层面的人,家世背景相仿,倒也没人刻意打招呼。这样的场子,基本都聊成互通消息的局了。

  酒过三巡后,有人笑了笑,伸手拿烟点燃,“我上次跟你说的事儿,你考虑过没?速讯的副总就在这附近,我把他叫过来,你听听?”

  “出来玩儿聊什么工作?”齐晟轻笑,话说得刻薄,“你养的哪个情儿吹了枕边风,这么卖力搭桥牵线?”

  对面的人也不计较,毫无道德地笑道,“一日夫妻百日恩嘛。”

  “行,卖你面子。”齐晟端起酒杯,身子往后靠,“十五分钟。”

  “我面子才他妈值十五分钟?”对面的人笑骂了一句。

  玩笑而已,没人往耳朵里听。

  聊的是智能移动办公和视频会议一体的平台项目,速讯想利用聊天软件的客户量打开线上市场。对方有备而来,初设规划预案和市场评估等都准备齐全,也没什么废话,十来分钟时间,已经足够融洽。

  本来谈得好好的,邻近散场,反倒出了点不愉快。

  速讯的副总送了个女人过来。

  生意场上逢场作戏再正常不过,接受或者拒绝,都看人心情,也不会有人介意。可这女的一进门,包厢里所有人都怔了下,静默了。

  “齐少,”女人捏着文件夹,指甲上是亮晶晶的钻石,款款地走过来,“我是速讯的人,过来送文件。”

  所有人几乎都在这一瞬间反应过来哪里不对了——

  女人打扮得很像沈姒,穿的是沈姒平时喜欢的旗袍,连发型都像。

  就是长相差太远了。

  “我操,怎么穿旗袍?”有人低骂了声,“谁让进来的?”

  先反应过来的人都没来得及阻止,就看着她朝齐晟过去。

  齐晟微眯了下眼,倏地笑了一声。

  他笑和不笑是两种气场,身上的阴冷和沉郁散了点,像三月山林初开的桃花,满目的轻佻和风流,让人生出一种温柔错觉来。

  女人恍惚了几秒,完全没注意旁边人使的眼色,还在朝他走。

  齐晟的笑容却淡了,踹了一下茶几,漆黑的眼底全是阴鸷的冷意。

  “谁他妈让你穿成这样?”

  低矮的茶几被踹出大半米,边缘狠狠地磕到了女人的小腿上。台面上摆着的酒瓶和酒杯尽数掉落,稀里哗啦碎了一地,全是玻璃碴子。

  满地狼藉。

  女人的小腿磕出一块青痕,痛呼了一声,差点没站稳。

  合同还没签,但已经谈了十之八九,本来是走个过场,一两杯酒的事儿,但她听说他以前喜欢穿旗袍的女人,确实动了点心思。

  谁能想到这么个场面?

  他毫无征兆的震怒把她吓到了,一时之间都忘了擦呛出的眼泪。

  “还不赶紧滚。”

  旁边的人扯了她一把,不完全是替她解围,也是怕收不住场。

  女人反应过来,顾不得什么,踉踉跄跄地就要出去。

  请收藏本站:https://www.xsww.cc。炫书网手机版:https://m.xsww.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