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节_娇瘾
炫书网 > 娇瘾 > 第14节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4节

  “你都是人生赢家了,还想追求什么人生啊?”周子衿觉得她瞎矫情,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我不想联姻是因为没感情,你看你长得漂亮又有才华,男朋友有钱有颜有权有势,虽然行为有点狗,但对你很温柔——”

  “齐晟温柔?”沈姒面无表情地抬眸,“你在编恐怖故事吗?”

  就他在港城对她干的畜牲事儿,完全是要把她挫骨扬灰的架势。

  他这辈子都不大可能跟温柔沾边。

  “这不是重点。”周子衿侧过身来,义正言辞地继续跟她窃窃私语,“重点是这么好的挥霍人生的机会,我要是你,就哄着他高兴,定一个小目标

  先花他十个亿。”

  “……”

  沈姒看她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揉了揉太阳穴,不太想搭理。

  “要是你还是不开心,大不了分手嘛,你还怕没人要吗?”周子衿虽然平时怂,但一直无条件站姐妹,她抱了下沈姒的手臂,眨了眨眼,“我可以把我哥介绍给你,我养你都行。”

  “你醒醒,青青,你现在可能连自己都养不起。”沈姒轻笑。

  “那我去要饭养你。”

  “……”

  闲扯了几句,沈姒被周子衿的话勾起点回忆。她轻嘲,“不过你说得也对,他高兴了,连条狗的命都值钱。”

  “什么?”周子衿偏头。

  沈姒眸色淡了淡,懒得解释,敷衍了句“没事”。

  齐晟以前养过一只藏獒。

  他玩的很好的一个哥们陆时南去边境执行任务时带回来的,黑色的皮毛锋利的牙齿,长相狰狞,异常凶猛。不是名贵的品种,以前还认过主,难驯服,但在他手底下相对恭顺。

  出于征服欲或者刺激感,齐晟把这条藏獒带回去。

  他这人向来不顾忌什么危险,花了时间和手段驯服它,甚至不惜动手制服,那条藏獒尖牙利齿奈何不了他,低吼半天后柔顺下来,这才易主。

  回燕京后,他一高兴,给那条藏獒买了一栋四合院。

  豪车、四合院、司机、佣人,来往各城市专机接送,铭牌都是高级定制,这条藏獒活得比许多人都逍遥。

  后来几个月没见,藏獒不知道嗅到什么气味,受了刺激,凶悍地朝他扑过来,差点咬掉他手上一块肉。跟在后面的人吓了一跳,保镖和喂养藏獒的驯兽师费了力气才制服它。

  场面一度很混乱。

  齐晟当时擦掉手上的血,只笑了声,“喂不熟的畜牲,果然不认主。”

  再后来——

  沈姒倒不知道那条藏獒被如何处理,也不感兴趣。

  她只是忽然觉得,齐晟这人对人对物向来薄情寡恩,喜欢难驯服的东西,不过是追求刺激,图一新鲜劲儿,高兴了视如珍宝,不高兴弃如敝履。

  说到底,他并不走心。

  秀场内冷气开得十足,场内挂满寒霜。难以言说的情绪涌上来,搅得人心烦,沈姒没心思看秀,胡思乱想间,手机的振动扯回她的思绪。

  [湖东,过来。]

  简短的四个字,附了张照片,山庄内的湖东区,就是她过湖时看到的,赛车场和马场附近的区域。

  齐晟在这儿?

  沈姒没回复,只当做没瞧见。

  可惜有人不允许她视而不见。她按掉屏幕的几秒后,又一条弹出来。

  [要我过来请你?]

  第12章高抬贵手赢了,我就放过你

  私人山庄傍山而建,远处绵延的山脉翠意千重,湖面青光澹澹,湖岸设置了各种休闲娱乐场所,西区滑雪、游泳、高尔夫等场馆,东区主要是赛道和马场,宴会厅和酒店安排在湖心小岛。岛岸之间靠游船和观光船来往,一来一回,差不多十分钟。

  侍者推开门,里面的声音随着冷气扑面而来,吹得人一个激灵。

  沈姒不动声色地停在原地。

  “……年初的项目审批确实被压下来了,那都是齐副总的主意,抽的七个点是,是拿去打通关节的,”正对着齐晟汇报的中年男人是华晟华南区代表,但他预感自己即将成为前代表,揩了揩额头的冷汗,话越说越不利索,“那笔钱,那笔钱我——”

  “那笔钱我不是很在意,五千万的空缺也不用你补。”

  中年男人愣了下,胆战心惊后大喜过望,激动得声音都在抖,“齐总,只要您肯给我机会齐总,今后我一定好好表现。”

  可惜表忠心的话没来得及说完,就被齐晟下一句掐灭。

  “我不需要吃里扒外的东西。”

  视线被遮挡了大半,沈姒看不到齐晟的神情,只听到他的声音,微冷、偏低,不笑时带着不明朗的阴郁,“这五千万,你留着后半辈子坐牢吧。”

  中年男人腿脚都软了。

  要搭上后半辈子的把柄捏在人手里,中年男人脸色灰败,哪里顾得上体面,跟个孙子似的求人高抬贵手。保安一涌上来,他就差没跪下来哭爹喊娘了,“别别别,齐总,齐总您给个机会,我还知道华南区跟君建接触的两个人……”

  “有点意思了。”齐晟微眯了下眼,屈指在台面轻轻一敲,“说说看。”

  “是公关部和财务部的,”中年男人怕他反悔,“您给我个机会,我一定如实交代,我有证据,有证据。”

  旁边的助理扫了他一眼,平静地向齐晟汇报,“是公关部的姚志和财务部的钟振国,已经处理好了。”

  齐晟掀了掀眼皮,淡谑了句,“你知道的没他多,还有什么价值?”

  中年人最后还是被人架了出去。

  沈姒侧身避开,不动声色地看完这场闹剧,往里晃了一眼。

  齐晟咬着烟挑了一杆球,眉眼疏淡又倦懒,腕间的佛珠温润异常,与他身上的戾气格格不入。也不知道是太专注没察觉到她,还是故意,他看都没看她一眼,就这么晾着。

  他没理。

  沈姒也不会主动靠过去。

  包厢内笑声和交谈声不断,有点吵,里面坐着的人仿佛没看到刚刚的一幕,有人笑笑,“干坐着多没劲,要不下个注?就赌那辆西尔贝。”

  “我看你还不如直接把赌注送出去,杨子的女伴是今年agf女车手单圈第四,躺着都能赢。”

  沈姒站着走神的时间略长,在这种环境里,就显得有些突兀。

  靠里有个年轻人打量了眼她,忽然笑了笑,朝离齐晟较近的一漂亮女人,“别跟个柱子似的杵着,没看到人来?还不麻利点给人腾地儿。”

  他身侧的女伴很乖巧,养气功夫十足,瞟了眼沈姒,面上倒瞧不出不情愿的意思,利落地起了身。

  沈姒没过去,就近走到靠外一圈,挑了个比较清静的位置。

  她还穿着看秀时的高定,烟色氤氲,恍若把莫奈的油画穿在了身上,如水流动的轻纱下是妖娆的身段和若隐若现的风情,清艳到了骨子里。

  包厢内好几道视线聚拢过来。

  短暂的被惊艳到后,几个人互换了个视线,眼神里什么意思昭然若揭,像打量物件一样,好奇、轻视、意味深长或习以为常,直白到冒犯。

  沈姒心里隔应,眸底的情绪淡了几分。

  齐晟这时候突然转头了,碾灭了半道烟,“离这么远做什么?”

  沈姒动作一顿,直勾勾地看向他,“当然是怕败您的兴致。”

  她轻扯了下唇角,眼底潋滟着清澈透亮的光,说不出的妖冶艳丽,“您玩在兴头上,我再没眼力见地往上凑,岂不是不识趣?”

  这话听上去更不识趣。

  偏偏她的语气细细柔柔的,面上看着温良无害,不像不饶人的意思。

  包厢里沉寂了一瞬。

  “跟别人聊得高兴了,也没见你在意什么识趣不识趣。”齐晟轻嗤。

  沈姒觉得他找茬找得莫名其妙,她压根没反应过来“别人”是谁。

  齐晟狭长的眼轻眯,身体缓慢靠向台面边缘,“不想坐在这儿?”

  察觉到氛围不对,有人轻咳了声。

  沈姒无所谓,偏敢顺着齐晟的话说,“不想。”

  “那你下去,”齐晟意态轻慢,骨节分明的左手握着岩石杯,压低杯沿,唇角划出一道弧度,浑身透着一股子邪气,“赢了,我就让你走。”

  沈姒无名指一跳,没反应过来他指的是什么,有些迟疑。

  冰块在烈酒杯中摇晃,碰撞声清脆,一下一下,磨人的神经。沈姒的视线扫到下方赛道,面色才稍缓。

  他说的是赛车,只是赛车。

  沈姒后知后觉。

  也不怪她想太多,这圈子里的人大多金尊玉贵,习惯了别人捧着自己开心。拿人当朋友,是绝对的体面,但拿人取乐,玩得开,往往有些出格。

  沈姒听过玩高了的传闻,不过齐晟对她从来点到为止,唯一撞上的“美人线”,也是在南城遇到他之前。几个富二代喝高了,要女伴躺在地上,依次递增地摆上一摞摞钞票,提速后的赛车停下时,离谁近,谁就赢。玩的是一个心跳,全然不把人命当回事儿。

  其实这些年,他对她没什么过火的举动。可潜意识里,新鲜感都有保质期,他这人又阴晴不定,她总觉得这份小心对待持续不了多久。

  先前让女伴让座的年轻人见沈姒迟迟不动,以为她为难,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思,劝了句,“要不算了吧,三哥,女孩子怎么能……”

  话没说完,沈姒踩着高跟鞋出去了,裙摆在脚下摇曳生姿。

  年轻人很轻地啧了一声。

  他瞟了眼齐晟的脸色,视线再落回沈姒身上,多了一丝探究和玩味。

  这间包厢是中央看台,顶上悬了星空顶,配备专业音响和转播屏幕,三面单向玻璃,可以将赛车场的赛道和马场的情况一览无余。

  沈姒换了衣服,绑高了马尾,看着前方读秒结束。

  各赛道上的跑车瞬间离弦。

  极速下风声呼啸着掠过耳侧,割破了夏末闷热的空气。推背感将沈姒压在了靠背上,前两圈差别不大,直道、过弯、加速,她毫无错处。

  不过赛道情况比想象中棘手。

  5号车位应该就是她之前听到的女赛车手,两圈过后,就以干净利落的动作,抢占内弯,超过她几秒。

  沈姒虽然不是职业的,但是实力是专业的,她今天状态好,两个坡度和过弯后,就利用技巧完美提速。

  请收藏本站:https://www.xsww.cc。炫书网手机版:https://m.xsww.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